棠瑭

我依旧怀念你,带着笑和回忆。

车祸后续事件报道(上)

爱🐧与希望🐧与远方🐧与诗🐧:

  娱乐圈p


  三个cp,私设不断,有两个人喜欢就好,自行避雷。


       轩周  方(锐)橙  喻黄


  


  


     周泽楷是起床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了绯闻对象的。


  他握住发烫的手机,浮窗不断跳出的短信和电话提示也遮盖不住微博鲜红的词条:【李轩周泽楷地下恋情曝光!】


  大清早的他还没有清醒过来,混混沌沌的思考:李轩,是谁啊?第二个想法是,喻文州知道了么?


  以前喻文州和他谈过关于绯闻和恋人的话题,喻文州希望周泽楷永远不要和乱七八糟的人有牵扯,他说:“我希望我弟妹是个圈外人,娇小可爱,外向活泼这样才能互补,不过最主要的是你喜欢。”周泽楷笑了,问那你一定喜欢文静温柔的。


  喻文州想了想,说,不太可能。


  扯远了,这会儿周泽楷终于想起来李轩是谁了,撇开其他身份不说,娇小和可爱对方一个也不占,李轩179,是个男人。


  周泽楷呆呆的看了会,总算明白,自己被碰瓷了。然后咬了咬嘴唇:“嘶”京城气候太干,破皮了。


  家里的保姆小心翼翼看到他走出来,一抬头就看到嘴边的血迹,吸尘器一放,拨通电话给了周泽楷的表哥兼经纪人,大呼小叫:“不好啦,周公子被李轩气吐血了!”


  周泽楷:“······”


  保姆把电话给他:“大少爷要你接电话。”


  周泽楷屏气凝神,很小心问喻文州:“你生气了么?”


  喻文州语气平缓:“我想想办法,热门搜索第一指日可待。我觉得你们比那韩剧好看,我问过楚云秀了。”


       哦,对了,李轩和周泽楷地下恋情这事,以光速传遍了大江南北世界各地——据说东南亚和日韩这边外网搜索已经同步实时第二了。


实时搜索排名仅次于一部时下最热门收视率35.3的韩剧,看样子喻文州彻底是想破罐破摔了。


  周泽楷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喻文州,有点想笑:“我不认识他。”


 “我知道,我知道谁搞出来的。”喻文州摁了摁额头,“一会儿我会和李轩经纪人以及叶修见个面,晚上照常出席电影发布会。”


 “嗯。”


 “多喝点水,我叫人给你换个加湿器。”


  


  


  


  李轩认为自己基本上是还算是个没道德没素质的人,但是当黄少天让自己去碰瓷蹭热度的时候还是抗拒了几分钟。李轩觉得现在这样当着三个节目固定主持人,手上还有两个热门综艺的日子还不错,小富则安。黄少天不同意,说把他签下来就是为了他大红大紫,大红大紫怎么可以不进军大银幕?这也是自己奋斗的目标。


  李轩刺他一刀:“你手上不就我一个艺人?带了个小孩刚火三天就被蓝雨挖了!”


  黄少天反捅他一剑:“《激战少年队》的支持率你又是倒数第一,观众都说你发际线那么高了还好意思跑去少年队,一致要求你out,好意思么?”


  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了,那点破事彼此心知肚明,除了游戏账号还不知道之外连里番资源都可以共享的关系,言语攻击起来就跟七伤拳一样,几番回合下来,眼中都带上了仇恨,直接飞扑上去开始互殴,打完架之后到底还是最近胖了五六斤的李轩输给了学过空手道的黄少天。


  “你就这几天照常的出通告,我自会安排,我怕告诉了你反而碰的很假。之后热度上去了,《遥吻2》的角色我给你拿下就是十拿九稳。”黄少天揉着肩膀,李轩胖了,打人也疼了,“富贵险中求,无毒不丈夫。”


  “我给你碰瓷的都是真的巨星,人家还怕你这个综艺小咖?你知道我那点手腕,不然我带的新人还会被挖跑么,最多让观众讨论几天就被别人公司压下去了。事后见面你道个歉,被打两个耳光,踹一脚不就完了。”


  黄少天真的伤敌一万,自损八千。


  李轩沉默了很久,然后举手:“那,对方长得美么?”


  “好看的很。”黄少天别过头,偷换概念的说。


  知道自己要无耻倒地碰瓷之后,李轩整整一周都很忐忑,无论是上节目出通告还是日常上街都自动和女明星嘉宾隔出一定空间距离。恨不得给自己头上顶个弹幕:“前面车祸现场高能,非战斗人员立刻撤退!”


  综艺节目里,他们要比一个沃尔沃里哪个队挤进去的人最多。李轩一个人强行占据后排,无论如何不让女队友坐进去,非说满了。事后被评论说,李轩这种人,一定不适合当公交车售票员。


  主持答题益智节目的时候,一个通关的学霸漂亮女孩要求和主持人共舞一曲。李轩严肃认真:“我最近沉迷学习,跳舞不如学习。”


  受邀主持电视颁奖典礼,苏沐橙穿着八厘米绑带细高跟,上台差点没站稳,李轩下意识伸手去扶,想到碰瓷,硬生生让手在空中旋转一圈收了回来,还是旁边的方锐及时挽住苏沐橙。


  “你刚刚是在搓忍术还是在cos对你爱爱爱不完?哥们不对劲啊!”颁完奖之后的party里方锐小声问他。


  李轩仰头流泪:“你不懂。”


  他就堵在拿蛋糕的桌子面前,周泽楷够不着,李轩反应过来,给他递过去。


  “谢谢。”周泽楷礼貌的说,然后拿了一块抹茶蛋糕,又拿了一块黄桃蛋糕,想了想,干脆把盘子接了过去。


  心想第一次看到这么贪吃的男明星,笑了起来,肥肠的灿烂。


  周泽楷愣了愣,也回了一个微笑,很甜。


  黄少天“咔擦”拍了下来。


  


  


  李轩看着关于热门话题的讨论,在家里不敢出去,家里也没有菜,饿的眼冒金星,直到黄少天来拯救他,顺便带了一袋子的烤猪脚,烤翅,羊肉串之类的东西。


    李轩看到他就咬牙切齿:“你居然给我的绯闻是和周泽楷,你知不知道我一个大男人现在被叫天王嫂。”最郁闷的是这还是他自己的粉丝张灯结彩建起来的cp楼里命名的。


    黄少天纳闷:“那不然呢?”这挺合理的啊。


    周泽楷虽然年轻,但是出道这些年拿过的轻轻重重的奖也不少,又洁身自好,外号周公子,名副其实的天王。不说别的,单看周泽楷微博粉丝三千五百万,回复条条都有十几万。而李轩粉丝一百三十万,其中有十五万是黄少天给他买的僵尸粉,有二十万是碰瓷之后猛涨起来的,转发量常年难破一千。


     ………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应该他叫队长夫人。”李轩想了想周泽楷甜甜的笑容,心里就突然暖洋洋的,“我是少年队队长啊。”


   黄少天拿起猪蹄往他嘴里塞:“吃你的吧,蹬鼻子上脸了还,给你点颜料就能开染房。


  李轩一边啃猪蹄一边翻着手机给他念相关讨论:“3楼,这是碰瓷吧,绝对是碰瓷吧,什么一起吃东西,甜蜜眼神流露,这个角度和场景不是活动工作人员刻意拍的我吃雨伞三把。”


  黄少天举手:“我是你经纪人,不是工作人员,记得提醒他吃短柄的,容易点。”


  “7楼 李轩上节目就很明显了,不接触女明星,撒娇卖嗲他也看不见。以前我还骂他直男癌,原来是gay里gay气的。”


  黄少天吐骨头:“没关系啦,以后你和她们就是好姐妹了。”


  “11楼 我觉得周公子是被强迫的!点赞2万。 16楼 李轩拿着蛋糕胁迫他,说你不和我好我就不给你吃,然后周泽楷就从了,是这样么?点赞3万。”


  黄少天:“这么机智,早知道就该去卖蛋糕。”


  “25楼 前脚曝光恋情,后脚李轩就宣布加盟《遥吻2》,不是炒作电影我直播吃翔三顿!”李轩念完,“拿到角色了?男几?”


  “男九号的裸替。”黄少天敷衍他。


  “33楼 笑死了噜,说好的周泽楷和苏沐橙五年之后再度牵手合作摩擦爱火呢,结果nili周公子宁死不屈,宁可和综艺明星搞同性恋。叶修气死了吧?”


  黄少天想了想:“没气死,情绪基本稳定吧,让你今晚上发布会结束之后不要跑。”


  “34楼,苏沐橙粉和周泽楷粉都气炸了,李轩粉特别开心,现在张灯结彩的,轩周大楼都开起来了。”


  “40楼,奇了怪了,以前nili周泽楷不是一直走德艺双馨路线,什么绯闻可能性都被喻大经纪人拦下来了啊,这次怎么回事。喻文州也被胁迫了?”李轩缓缓抬头,疑惑的看黄少天。“对啊,喻文州怎么还没表示,你和他联络过了么?”


  他万分心虚,一个鸡骨头啃了足足五分钟,还好李轩没多在意,继续念着楼层精彩回复:“···89楼,李轩就是个洗脚婢!”


  黄少天松了口气:“争取以后当一个泡脚婢。”


  “泡脚,喻文州喜欢做的。”李轩摁了待机,认真的问他,“说一下吧,你和喻文州旧情复燃,破镜重圆的故事。”


  




    黄少天强行转话题,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把李轩绕的云里雾里,直到下午六点到酒店化妆,不得不说也是他的天赋。


    他们俩在房间等着工作人员通知出场。黄少天在嘱咐他注意事项。


   “主持人是方锐,已经说好了不会问你们俩绯闻的事,周泽楷的性格应该也不会突然拿过话筒自己声明。”除非真的被刺激到人格突变


   李轩忧心忡忡:“那他岂不是吃过很多哑巴亏?”


   黄少天想说这就是传说中贼喊捉贼吧:“可能吧…但他有个厉害经纪人呢,所以这个关系大概还能用几天。”


   李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美滋滋笑起来:“周泽楷他人好。”


   被发好人卡的周泽楷站在房间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他还不知道怎么开口,路过工作人员就笑着打招呼:“来看天王嫂啊?”


  这个外号实在雷的过分,房间里的李轩抖了抖鸡皮疙瘩,一看到周泽楷就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周泽楷今天穿着很正式,李轩一时心里愧疚惊喜惊艳种种情绪涌上心头,憋出一句:“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黄少天:“······”这种类似遇到大学初恋对象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好雷啊,比天王嫂还雷,嫌弃的看着李轩。


  周泽楷还比较平静:“好。”


   指望周泽楷说更多的话是不可能的,李轩也丧失语言能力了,黄少天深知自己的责任和义务,环视一圈终于找到突破口,指着周泽楷手里提的袋子大呼小叫:“你看你,来就来吧,还给我带什么东西啊,又没有外人。”


  说完他就蹲在地上颓废抱住头了,说的这都是什么啊,还不如李轩呢。


  周泽楷却没有感到怪异,摇摇头:“是西装。”


  “谁?”


  蹲在地上的李轩和黄少天同时发问,然后反应三秒,李轩仗着体重优势就把黄少天反手压住往外推:“当然是本天王嫂,你不是说你想上厕所么,快走吧。”


  听到这三个字,周泽楷脸皮还是薄了些,表面还没怎么,耳朵尖先红了起来:“你穿西装好看。”


  李轩也痴了起来。


  黄少天捂住心口,酸的不得了:“你要感谢我啊。”


  李轩挥挥手:“感谢你。”黄少天看局面,周泽楷和李轩眼中也没有他的位置了,只好慢吞吞把手机从充电宝上拔下来,走了两步:“你不要忘记我对你的大恩大德啊。”


  李轩眼看就要接过那个袋子,挥挥手:“快走吧,我不会忘记的,我还要谢谢你八辈祖宗。”


 “黄少天。”周泽楷在最后一刻才想起事来。


   黄少天眼中一亮。


  “我哥说晚上请你吃夜宵。”


  黄少天眼神黯然。


   就在他出了门靠着墙慢慢走着,一边思考自己是现在就抛弃艺人先走比较好, 还是结束了赶紧打个车跑时,却没注意撞到站着的人:“对不起,你——”


  喻文州好整以暇看着他:“没关系。”


  没有想到黄少天还有词穷的这一天,这多稀奇啊,喻文州更加不忙了,带着打趣的眼神看着他,终于等到一句。


 “你最近过得好不好?”说完黄少天就倒吸一口凉气,秃子不说和尚,自己吐的槽自己认,这还真是遇到大学初恋对象了。


 “不太好。我旗下艺人遇到一点麻烦。”喻文州放缓语气,“我想找你谈——”


  想到当年喻文州给自己表白的话,同学,我想找你谈个恋爱。黄少天眼中满是警惕。


 “谈一下关于李轩碰瓷泽楷的事。”也玩了一会儿了,喻文州就不再逗他了,顺便给这件事率先下了定论,多么可恶的人啊。黄少天不得不跟着走,一路上却没停下来说话,先是说李轩多么多么质朴,再说周泽楷不也主动找李轩了么,说不定可以情投意合,又谴责了一番喻文州不讲道理,封建社会家长,最后总结陈词,中气十足:“我是不会向黑恶势力低头的!”


   喻文州停了下来,差点让黄少天撞上。转过头盯着他的眼睛说:


 “可是黑恶势力想和你睡觉。”


 


   要说轩周绯闻谁的黑锅最大最重,自然是苏沐橙。她也是躺着也中枪,本来《遥吻》是她和周泽楷的出道作品,吸睛无数,出了第二部打着再度合作的招牌,刚好这些年两位发展的都挺好的,男的俊女的美,负面新闻几乎没有。两个经纪人揣着坏水一合计,搞点无伤大雅的绯闻岂不美哉。


 本来运作的好好的,突然一个李轩插进来,观众们还都信了,现在的市场经济真是莫名其妙。


 这几天闹得最凶反倒是苏沐橙粉丝和周泽楷粉吵架,问题是她和周泽楷的新闻都没开始散播呢,冤死她了,


 还有点委屈劲儿没缓过来呢,叶修不知道收了什么好处,或者被抓住了什么把柄,坚持让她今晚上参加发布会,嘉宾有李轩,周泽楷,自己,还有一些其他人忽略不计。


 苏沐橙真想用台湾腔评论一句:“那不就好棒棒哦?”


 她实在是不想去,想遁,在路上就找了十几种理由。可是叶修不为动容,闭着眼睛。到了现场,方锐来找她过流程时,苏沐橙还在努力向叶修“申诉”。


“哎呀我感觉我头发好痛。”


“我感觉我的眼睛已经不大能听见声音了。”


方锐看着苏沐橙白藕似的手臂抱着叶修的胳膊晃来晃去,感觉自己都被晃失了神。


“我觉得我睫毛劈叉了。”苏沐橙可怜巴巴的说。


叶修也不知道重点在哪里,随口回了一句:“不是分叉么?”


方锐走过去一脸你这就不懂了的笑:“这儿有个梗,是说睫毛太长太油亮,苍蝇飞上去就要劈叉。”


“锐锐好聪明啊!”苏沐橙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没有戴美瞳的眼睛使她的内心活动在心灵的窗户里暴露无遗。方锐心头一动,也冲她悄悄眨眼。


叶修冷酷冷漠冷面无情:“别说你劈叉,你就算劈腿也得给我上去。”说到这里他心头闪过一丝灵光:“他不仁我不义,不然就来个劈腿吧,要乱就彻底乱。”他想了想在场的男性,不住皱眉,最后扫到方锐。


 “点心啊。”叶修眉目慈祥,语气和蔼,就像个坐在莲花上的菩萨一样。


 


 苏沐橙战战兢兢,黄少天瑟瑟发抖。


 李轩喜气洋洋,方锐心花怒放。




  


  


  tbc





评论
热度(771)

© 棠瑭 | Powered by LOFTER